目前日期文章:200311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的閱讀記憶應該是在國小時,有一次在圖書館看書的經驗起,鄉下的圖書館很少會開放,那天可能是某個課程吧!家裡也沒有課外書(在那個年代能讓小孩上學唸書,已是不錯的事),到了國中時期,姐姐和同學迷戀上瓊瑤的小說,我也就此開始有閱讀這興趣,當時的小說都是去國民黨的民眾服務站免費租借看的,同期的還有嚴沁的愛情小說。

高中階段離家到台北唸夜補校,白天在茶葉工廠做包裝工作,晚上唸書,常回顧這段歲月其實沒有多少回憶可言,只有青春期的自以為叛逆、自卑和自閉,太衝動的事不敢做,唯有逃避現實,躲入夢幻境界。所以這時期開始閱讀大量的少女漫畫書和國外的言情小說,提到言情小說,大概也看了一年多吧,租借這種書都不太敢讓姐姐知道,偷偷的借、偷偷的看。

看言情小說真的是種浪費生命的事,不能帶給你什麼,只有浪費時間也會使人往下沉淪,有時在公車或捷運上看到有人看書,都很好奇想知道閱讀什麼書,一半以上都是國內所寫的夢幻式封面的言情小說,我覺得很遺憾和可惜,真是浪費生命呀!

roaderw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很久沒有看大陸作家的小說了,曾經在十多年前,有段時期經常看大陸作家的作品,那個年代的作家還記的是鍾阿城和張賢亮,所寫的是所謂的「傷痕文學」,故事的背景大抵都是知識青年下放農村的故事,其實那樣的生活離我們是非常遙遠的,但身為五年級的我,在認同中國的思想教育下,當時對那樣的情感有著莫名其妙的認同感。

民國70年代的初期和中期,看了非常多從大陸來台的作家的作品,算是閱讀的啟蒙時代,那時期的作家如張曉風、席慕蓉、袁瓊瓊、琦君等的文學是如數家珍,對我這個生長在台灣鄉下的人來說,書中的世界其實是不懂的,但卻有股吸引力,好像那時每逢重要節日電視上都會播出「梅花」、「筧橋英烈傳」、「八百壯士」等反共抗日的電影,都會心情激奮,一付想要反攻大陸的熱情。

現在想來真的是很好笑,不過那也是一個時代的縮影,其中印象最深刻的是我連作家張拓蕪的作品都看過不少,有關一個退伍老兵作家所寫的有關抗戰或軍人的心情故事,真的是離我太遠了,所以可以知道當時的思想教育有多成功。

roaderw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