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週開始就恢復正常了,這個夏天都在找有關論文相關的文獻,但還真是難找,目前只找到一篇算是相關的,所以還很難有定論。

近來偶而會想到關於明年工作的變動,有時會有想法的波動,常常心念一轉實在沒什麼大不了的,甚至轉念後反而可以從中穫得些什麼,看到正向的部份,不去加強負面的情緒,人就能從不斷自我煩惱的漩渦中解放。於是,關於明年的事,目前還沒有確定該用何種態度來處理,但可知的是可以採用不同的觀點來面對。

上週臨時有事回老家,實在無法不感嘆歲月及人世的流逝,人在此處沒法改變任何事情,好像也只能面對。

roaderw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