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幾個月,偶而做一個相同的白日夢。

想和一個認識的且多年前曾經相親過的對象結婚,當然我們現在並沒有任何往來,過去他也不在考慮範圍內,但覺得若放下一些限制,則亦非那麼不可能。

有時,在公車裡,望著印在車窗上自已的影像,那在歲月累積下(或自我放棄,更合適)日益變形的臉、身形,散發某種不熟悉但只能漸漸接受的,我,現實樣貌。

DSCF5050  

是否,不管人如何改變,每個人心裡或許有個懂得掩飾不好的機制,拒絕接受。

但別人口中、眼裡或對應中,總是明白、自然流露那殘酷的現實狀況,與其說離青春很遠,不仿說已是某某級的樣態了。單身的人,總覺得時間、年齡沒有多大改變,因探究起來,生活經驗畢竟單純些,或許僅自覺外貌的改變。當走進每一人生階段時,是否比同齡但已婚身份的人,更不自覺及抗拒呢?

DSCF5059  

當我想像和某人結婚的可能,是考慮到母親身體現況,或許想起那還不錯的生活安排,所以覺得單靠這樣,似乎還行。而過去就是少了和某人結婚及生活的想像空間,而一直單身至今。但說到底,這不過是目前情境中的一個白日夢罷了。

DSCF5055

回首過往,年輕時每天幾乎都在做白日夢,喜好幻想,尤其是搭公車時刻。

你知道的,越是生活單調,越僅能靠做做白日夢,填補某種空虛。

曾幾何時,不作夢了,在最近又幻想起,真是有種熟悉的感受。

roaderw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