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知道該如何來敘述我的心得,第二次看本書,真的感到他的沉重!看似之輕實則是生命中不可承受之重。

故事的開頭,是一個五十二歲離過二次婚的大學教授,因為一場師生戀所爆發的醜聞而展開,整個醜聞事件的發生經過,對台灣人來說真是一點也不陌生,這二、三年幾乎相同的事、相同的劇情一再發生,不過改了地點換了名字,甲和乙有何不同?不過都只是我們茶餘飯後的八卦話題罷了!

在這裡我要首先質疑這是場師生戀嗎?主角最後告白「只因有一樣東西我未能表達,情調。我缺乏情調。」,我想這事件中是應該有些所謂「權力關係」而造成的,書中有關調查聽證會的部份,非常的精彩,主角承認有罪但不承認有錯,真的需要好好想一想。

後來,主角離開學校,去暫住女兒露西的農莊,透過這兒去傳達南非這國家無比沉重的種族問題與歷史的仇恨。他的女兒在這塊土地上其實是個移民者甚或是個侵略者(對周圍的南非黑人來說),所以人們可以不在意的或帶著恨意強暴他的女兒,這中間女兒、父親與看似是僕人實則是保護者角色的貝德路斯之間的描述非常深刻,一層層的帶領讀者去瞭解那最深的重量。

但在這裡我實在無法理解為何露西一直不要離開那個環境,是因為不想逃避的走掉或這裡是她的生存之道,父親說「多麼屈辱啊,那麼高的希望,卻落得這步田地!」,女兒同意是屈辱,但如果離開這裡重新開始就沒有尊嚴,「尊嚴」其實是本書最想傳達的中心價值。

最後,他依舊回到動物收容所幫忙沒人要的動物們,有尊嚴的走完最後一程,為了他對世界的想法。在揮發一隻和他有感情的狗時,碧芙‧蕭說「我以為你會再讓牠活一個星期,你連牠也放下了?」,主角說「是,我連牠也放下了。」真的,倒底放下什麼?是慾望?是屈辱?是仇恨?是女兒?還是他自己?

這本書可能過幾年重看都會有不同的想法,好書都有這樣的價值。

roaderw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