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奧.巴斯卡力的一本寫給「所有曾經歷生離死別的孩子,與不知該如何解釋生死的大人」的關於生命的書

樹葉弗雷迪從春天新生、夏天繁盛、秋天豐富到冬天的掉落,最後生命死亡也是重新開始的故事

樹葉丹尼爾告訴樹葉弗雷迪有關「存在的理由」,讓別人感到舒服、為老人遮蔭、給小孩玩耍的地方、為樹下的人們搧風都是葉子存在的理由

秋天時葉子弗雷迪對同一棟樹上的葉子但顏色卻各不相同,提出了疑問?
葉子丹尼爾說「我們一個一個都不一樣啊!
我們的經歷不一樣,
面對太陽的方向不一樣,
投下的影子不一樣,
顏色當然也會不一樣。」

死亡的季節來時,有些葉子在掉落前和風掙扎撕打,有些葉子只是把手一放,靜靜飄落。

如何、何時死亡這件事並不重要,要緊的是生命如何進展和成長
人都知道生命有期限,但並不保證自己就會珍惜生命和努力過日子
回顧過往會知道大把的時間是浪費掉的
即使有這樣的認知
也會努力催眠自己要在未來更如何如何如何
但還是很難做到
這就是人或者人生

一片葉子的存在理由或許都比自己的存在更為踏實

曾經看過一本書「種樹的男人」,一個男人體會到環境的可貴,畢生就是不斷不斷的在種一顆一顆樹,能想像那樣的畫面嗎?

當十年百年後,男人早己不存在,而一大片森林或只是一棵樹就留了下來
帶給人或其他生物一個舒服的地方
突然想在老家種幾棵樹
或者
能在老家的小河旁沿岸種二排樹,看不到盡頭的綠色隧道

roaderw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