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意的摘錄一段江國香織所寫的散文『いくつもの週末』
一書中的一篇文章「ごはん」, 試著翻譯成中文,才發現翻譯真的不容易呀!
這本算來是挺易懂的小品文, 不過還是有些地方實在難以譯出
因此最後的部份並沒有完成, 這也該歸於我是個不太有耐心的人吧!

這本書主要是描繪作家江國香織新婚生活中的日常風景
因為變成倆個人的生活,而使的風景不同看法也不同。
整本書就像是尋常週末時坐在公園裡,矖著太陽,微風輕飄的心情

=================
ごはん

一陣子沒一個人旅行了。
一這樣想,就變得很想去旅行。
我是個行動很快的人,打開手冊考慮著工作的行程後,決定九月去旅行。
因為護照已經過期,所以那天在散步的途中照了照片、到區公所拿申請書、隔天就提出申請。
那晚,馬上對從公司回到家的先生說
「我九月要去旅行」
正在脫去西裝、領帶、襯衫、襪子,而將衣服放在手上的先生,發呆的看著我說。
「那麼、飯呢?」
這次換我發起呆了。
飯呢?
幾秒之間,我想兩人都沈默著。這之後我終於說了。
「飯呢?最先是說這個的嗎?」
又不是現在就要出門,而是說幾個月後的預定旅行。也沒有問說要去那裡?去幾天?
而是說飯呢?
我感到對自己最重要的存在意義是為了做飯。而這一點常常發生。

這是個習慣。結婚經過二、三個月後,即使討厭也注意到這點了。
看著從公司回到家,吃飯睡覺等這一連串不浪費行動的先生,寫也算陳腐的新婚太太的疑問-這個人是為了吃飯這件事才和我結婚吧-從心底這樣的追問至極。
因此,有一天就不做飯看看。從公司回來的先生,用不可思議的表情看著空空的桌子和整潔的廚房,問著,飯呢?而西裝、領帶、褲子和襪子脫的散亂一地。
「沒有」我回答著。
「為什麼?」
「因為沒有做」我邊收起先生脫掉的衣服邊這樣回答。先生沈默了一會兒後,用很認真的神情再問一次,為什麼?
「因為不想做?」我這樣回答並提議吃蕎麥麵吧!
「吃麵?」丈夫用奇怪的聲音回答。「麵店已沒開了呦」

已過了十點半我想,最後,我們那一天,先生開著車到Denny’s去吃宵夜。
因這件事而有了反效果,知道不是每天都有飯可吃的先生,那討厭的說法,「飯呢?」經常在玄關處產生這念頭。被不安所驅使吧,於是在打開門的那一瞬間便說飯呢?
說到這裡,請我感到有些悲哀。讀了這些的人很多可能對我丈夫感到同情吧,一打開家門,看到人即說「飯呢?」,我想真是蠻失禮的話。

如果我說一生再也不做飯的話,你要和我離婚嗎?
曾經有一次這樣詢問過我丈夫。在泡澡中邊看報紙的丈夫,回答說不會,這種程度的回答像是學習這「傾向和對策」,那回答一點也不含糊的說話,這一點我也向他學習的。
因為我很喜歡美食,所以也不討厭作料理。但是為了做飯而使我的行動受到限制則令人覺得痛苦。

一方面,除了我以外,先生也很喜歡吃飯,我們不僅只在家裡餐桌上吃飯,也常去競技場上邊看足球邊大口吃飯糰、在公園吃三明治、夜遊時站著吃蕎麥麵等。實際上我們經常到外面吃飯。

.......未完....待續不定.....

roaderw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