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多人是否可能都有相同的經驗,一段時間裡喜愛某作家,幾乎閱讀或購買他的所有作品,而有一天突然就停止這狀態。

對幾米繪本的接觸開始的很早,從九八年的第一本書「森林裡的秘密」出版開始,陸續我的書架上有了「微笑的魚」、「向左走‧向右走」、「聽幾米唱歌」、「月亮忘記了」、「地下鐵」、「照相本子」、「1.2.3.木頭人」、「你們我們他們」等共九本書,自己都覺得很驚訝!是除了村上春樹外,擁有同一作者最多的書。

但這期間我曾在2001年「地下鐵」出書後,中止閱讀的習慣,記憶中初閱地下鐵時並無法進入與領會書中的涵義,也許是時間及心情都不對盤吧!閱讀這件事有點奇怪,時間點是個重要的因素,當下無法看見就不要勉強,放一邊吧,總會有機緣。

2003年夏天為了看舞台劇,我把沉默很久的地下鐵翻了開來,和它對話、跟它一起旅行一站站關於生命困境、美好回憶、希望出口的旅程。一個十五歲失明少女,可以幻做是在城市裡迷失的自己,不知道自己在哪裡?要去什麼地方?也可以是被迫困住無法自由的人們,面對現實困境的心情轉折,時而悲傷時而感到溫暖,以為來到世界的盡頭,也希望有人在世界的出口等他。

寂寞時讀著它,真的能感到淡淡暖意,想想自己的生命旅程,年華似水,那過往回憶真的並不難過、未來的出口真的需要希望。走出地鐵站,如有陽光就抬頭看看這城市的一角,如果是雨天就為自己撐把傘,唱首歌給自己聽,合著雨聲,世界有了不同的聲音。

「昨日的悲傷,我己遺忘。可以遺忘的,都不再重要了。」
是啊!真的忘記了,當被再提起或想起,請不要再在意,好嗎?

「誰願意為我在黃昏的窗邊唸一首詩」
在深夜裡唸首詩給自己聽,很美的感覺,詩無法用看的,請唸出聲來。

「我在紛擾的城市裡,尋尋覓覓。」
在地下鐵內最常做的一件事是閉上眼睛,靜靜聽著列車行駛撞擊軌道的聲音,到站與起程的人潮聲,每一站都是起點也是終點。

穿越過「地下鐵」後,我又再次接觸幾米的繪本,最偏愛他的長篇作品,一路飛進作者不同階段的生命體會,有時也看見列車上自己的身影。

roaderw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