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張三十六前未用過的車票,行進中電車窗外風雪中小鎮的風景。
是日本小說家宮本輝所寫的作品「月光之東」的開頭,與川端康成「雪鄉」的開場有那麼點相似,只不過少了長長的隧道來穿越現在回到過往。

宮本輝的作品之前有看過「錦繡」一書,我想在其中一貫都可以感受到作者的溫柔,不論是文字的優美,還是對人性的體諒我覺得有那麼一點川端康成的味道,只不過有了時代的差異。

月光之東的故事若用一句話來形容,就如書中一再提起的有關
一光年移動的距離九兆四千六百七十億,換起「舊事留淒零」
的回憶吧。
一個說著這種話的少女從初一起至近五十歲年紀的一段
人生經歷,不用主人翁的回憶來說故事
而從與她直接關係的人與因而受到影響
的不相識第三者來述說

所以看到憶起初戀記憶的男人和丈夫自殺的女人的追尋
去拼湊許多許多的斷章而完成自己
故事很美,也很吸引人繼續閱讀,所以我在一個下午看完它
小說裡的主角不斷在追尋屬於她的「月光之東」,
我以為那最初安心地的起點就是幼年時期和親生父親
同在一棟放著農具小屋所渡過的那晚以及那一夜的月光。

那種不知名的安全與溫柔的感覺就成了日後波折痛苦人生
的避難所,一個不得不虛構的空想世界。

作者說:「過去是跟在你身後的骷髏,偶爾會和你搭訕,但是你不必理會。」
。。舊事留淒零。。。

roaderw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